?
直銷堂網——行業最具影響力的中國直銷網、直銷人首選網絡直銷門戶!
直銷堂網主頁 > 直銷資訊 > 業界新聞 > 云集財報深解:赴美IPO后,依然游走灰色地帶?

云集財報深解:赴美IPO后,依然游走灰色地帶?

編輯:龍冬冬來源:蛇眼財經更新時間:2019-06-17 10:10:10圍觀:

  云集其實剛剛成立沒幾年時間,但發展的速度卻非常迅猛,很快在社交電商領域取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并且在今年5月3號,以中國會員電商赴美第一股的角色,成功登陸納斯達克。6月4日,云集發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的財務報告,這也是公司登陸資本市場之后交出的第一份成績單。

  根據財報顯示,2019 年第一季度,云集總營收為33. 856 億元,同比增長53.2%,凈利潤為人民幣 1690 萬元,按非通用會計準則計算的凈利潤為 4310 萬元。另一方面,其總營收相較于2018年四季度,則出現環比負增長,為-24.19%。營收雖然下降,但利潤得到了實實在在的提高。
  作為從淘寶起家的又一電商平臺,云集4年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2016-2018年連續三年虧損金額達41.46億元。值得注意的是,這是云集首次單季度實現盈利。

  云集發展迅猛
  作為云集上市后的業績“首秀”,在此次披露的財報中,云集GMV實現較為迅猛的增長。財報顯示,一季度,云集GMV達68億元,相較于2018年同期的35億元,同比增長近一倍。不過,相較于2017年、2018年云集GMV433.33%、136.46%的同比增速,其增速似乎有所放緩。
  盡管如此,云集依然保持GMV的增長,其原因,可以歸結為云集會員的黏度非常高,復購率達到93.6%,讓云集在電商復購率排名榜穩居第一。同時使得云集的貨幣化率非常高,貨幣化率是指營業收入與交易總額之比,它將GMV和營收規模相結合考慮,與阿里、拼多多等電商平臺相比,京東、云集主要采用自營模式,因此這類電商可以將很大比例的GMV轉化為營業收入。2019年一季度,云集的營收為33.86億元人民幣,交易總額為68億元人民幣,這意味著云集一季度的貨幣化率高達近50%。
  而另一方面,云集在會員增長方面也是突飛猛進,截至2019年3月31日,云集交易會員數量為710萬人,累計會員總數達900萬人。這就意味著,一季度,云集會員數增長了160萬。
  云集為了保持會員人數的增長,一季度,云集銷售及營銷費用達2.63億元,而2018同期該項費用僅為1.66億元,同比增長58.1%。對于該項費用的增長,云集表示,一方面因為會員基數增長而導致會員管理費用增加,另一方面則用以進行品牌及商業推廣。
  雖然會員人數得到了明顯的增長,但會員預計收入從2億元人民幣下降至1.566億元人民幣,同比降幅21.7%。對于在會員收入以及買家數出現了下滑的趨勢,云集在季度財報中的解釋是,由于公司業務擴張,允許符合特定要求的個人成為會員而無需購買會員套餐。
  盡管如此,云集在2019年第一季度還是大獲全勝,大多數的電商在前期都屬于“燒錢”狀態,和云集相近成立,以社區電商為頭的拼多多就一直處于虧損狀態,連京東這樣的自營電商巨頭,也是近幾年才開始盈利。這樣的成績對于只有4年的云集是相當不錯的。
  但面臨他的不是鮮花和掌聲,而依舊是飽受非議的“傳銷”名聲。

  云集轉向
  在2017年5月,云集微店因“三級分銷”違反《禁止傳銷條例》,收到杭州濱江市場監督管理局罰單,沒收違法所得約808萬元,罰款150萬元。公司全資子公司“浙江集商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微信公眾號被永久封號。
  云集方面也回應稱在2016年年初時已經在有關部門和法學人士的幫助下進行整改,成為一家合法合規的社交電商平臺。肖尚略更是在官方微信號上直接表示“我們為社交電商交學費”。
  在此之后,云集試圖從“三級分銷”陰影中走出,不再宣稱自己為社交電商,而是更多稱自己是一家由社交“驅動”的精品會員電商,這也正是其上市時的主打概念。
  2018年10月,云集創始人兼CEO肖尚略在一封內部信中表示,云集從社交電商領域切割出會員電商新賽道,這代表著中國電商新模式。接著,云集將用戶統稱為會員,此前的付費店主改稱為鉆石會員,但鉆石會員仍舊可以在云集上開店,將商品分享給他人。云集這一改變,是希望更偏向深耕會員用戶的運營,以形成強復購和扎實的商業鏈條。
  云集稱,目前已與5家第三方服務公司簽訂合作協議,服務經理負責組織課程、培訓會員,教授他們如何使用App等。云集營銷費用中的絕大部分都來自會員管理費。截至2018年12月31日,云集共有超過7萬名服務經理,大多數服務經理同時也是云集會員。
  但這種第三方服務公司的調整方式,只是將多級分銷進行拆分和包裝。在實踐過程中,云集會員內部仍有著清晰的層級晉升架構,會員的三級分銷情況仍然存在。換湯不換藥看似是目前云集真實的現狀。
  但實際上,今年年初,云集為了進一步提升用戶的消費體驗,對商品運營的組織架構進行了升級,并對第三方開放了平臺。在鞏固自身優勢特賣業務的基礎上,新增了超市和商城兩大業務板塊,其中,超市將圍繞"吃"和民生消費品,一站式滿足會員家庭消費需求;商城則圍繞"穿"和更多的品牌旗艦店合作,提供更豐富的"爆款"產品。未來隨著越來越多品牌入駐云集,越來越多爆款產品出現,云集的營業收入有望多元化,核心收入也有望進一步走高。


  云集能否破繭成蝶
  從出生就飽受爭議的云集,被很多媒體與拼多多進行對比,雙方模式有部分共通點,同樣成立之后迅速上市、同樣主打社交概念,甚至就連創始人都一樣未出現在美國敲鐘現場。這讓外界猜想他們之間的暗爭,云集也在業內飽受質疑。
  但正在試圖轉型會員制的云集,終極目標并不是拼多多,而是升級版電商Costco。正如拼多多在招股書中介紹,拼多多想要成為Costco和迪士尼的結合。不過黃崢同時也承認距這個目標仍然有相當遠的距離。
  根據財報顯示:云集對比同期的拼多多:2018年,拼多多營收131.20億元,云集營收130.15億,幾乎不相上下;而在凈利潤上,云集2018年凈虧5632萬,同期的拼多多虧損39.58億元。同時在客單價上,2018年云集平均客單價超過978元,拼多多2018年平均客單價只有42.49元。

  這樣來看,云集可能是一個比拼多多更有前景的電商新秀。
  此次上市,對于云集來說也有個好消息,和國內市場談社交電商色變不同,由于此前同樣以社交概念起家的拼多多在美股市場表現優秀,美國資本市場對于社交+電商的概念有了足夠的認知。并且對其未來抱有一定期望,這也為云集省去很多麻煩。但云集的品牌曾因工商處罰而蒙羞,這是它最大的硬傷,可能會間接影響人們對于云集盈利能力的考量權重。一般而言,美股市場看重的并非是企業是否盈利,它更看重企業的品牌價值和可持續發展等指標。
  目前而言,在電商領域,阿里跟京東平臺上的用戶規模加起來超9億,這兩個平臺幾乎瓜分了電商行業的流量,對于后入局的平臺來說它們無力去跟這兩個巨頭抗衡搶流量。
  隨著電商市場行情的發展,電商運營在一二線城市接近飽和的態勢下,無論是阿里巴巴、京東還是后來者云集、拼多多等,都在挖掘下沉市場的潛力。而云集、拼多多之所以能在這些電商巨頭中殺出一條血路,是因為而近兩年來,由于騰訊加持的拼多多、云集的興起,依靠著騰訊強勢的壟斷性社交裂變,和價格優勢俘獲了一大批三四線城市的用戶。在下沉市場,拼多多、云集可謂是拼命三郎一般,用盡了全力。
  這次上市,云集在招股書中將自己定位成“會員電商”。云集成功上市,是不是意味著國內電商有進入會員制新時代的趨勢呢?
  其實未必。放眼全球,亞馬遜的會員制算是數一數二的。如今,亞馬遜在全球擁有超過1億的付費會員,這個數量是會員制鼻祖Costco,在2018年會員的2倍。然而亞馬遜的會員制模式在中國大陸市場卻沒有跑得通。
  目前而言,云集會員制的正向螺旋還未開始轉動,還處于“喊得多”的階段。,如何打造獨立的營銷模式是目前云集最大的挑戰。未來五到十年,創始人肖尚略曾表示過要從選品、社交分享、產品價格以及物流這個四個方面進行發力,并形成屬于云集的“飛輪效應”。
  電商競爭歸根到底是供應鏈之爭,如若云集真能將供應鏈服務做好,未來發展尚且值得期待。

 

 

最新頭條

? 特码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