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銷堂網——行業最具影響力的中國直銷網、直銷人首選網絡直銷門戶!
直銷堂網主頁 > 獨家報道 > 深度報道 > 康恩貝胡季強:潛學陽明再立志 十年沖擊一千億

康恩貝胡季強:潛學陽明再立志 十年沖擊一千億

編輯:龍冬冬來源:每日商報 2018-11-05 09:38圍觀:
\
 
  1982年8月的一個早晨, 20歲出頭、身材精干、一臉青澀的胡季強走出金華蘭溪縣城火車站,等候在外面的一輛平板車,載上了他的行李,穿過街巷、民房和高低不平的泥路,把他送到了當時的蘭溪縣云山制藥廠。
  他是這家制藥廠迎來的第一位大學生。這個尚未褪去學生氣的年輕人,兩年半后就被時代的洪流推著站上了企業領導者的位置;而他也不負眾望,帶領偏居一隅的小藥廠發展成為國內規模最大的現代植物藥企業之一,并在2004年成功登陸A股。
  這段康恩貝的故事,是浙江民營企業在改革開放浪潮中成長壯大的縮影,“沒有成功的企業,只有時代的企業”。今年57歲的胡季強常常用這句話來回應外界對于康恩貝的褒揚。事實上,在深深感恩時代的情懷下,交織著這位改革闖將30多年來披荊斬棘,由熱血走向通達的心路歷程。
 
  二十存大志
  甫出校門,率企業高速沖刺
  “南存輝修鞋、李書福拍照起家,而我的職業生涯是從‘包分配’開始的,用現在的話來說,叫做‘先立業后創業’。”胡季強用這樣的開場白來說明自己和同時期的浙江民營企業家的區別。
  1982年,從浙江醫科大學藥學系畢業后,胡季強就進入康恩貝的前身——蘭溪云山制藥廠,成為了該廠第138號員工。
  這家創建于1969年的街道小藥廠由一個養蜂場轉變而來,早期主要生產花粉和蜂產品。從上世紀70年代中期開始,逐步開始生產藥品。作為廠里第一個科班出身的大學生,從進廠之初,胡季強就被委以研制新產品的重任。花粉口服液、花粉糕(片)、小兒流感糖漿等公司早期熱門產品,都凝結了他的心血。
  1984年2月,金華蘭溪被國家列為體制改革試點縣,在當地的國有和集體企業中,一大批有作為的年輕人被推上了領導崗位。而當時進廠不到兩年、年僅23歲的胡季強,因為業績突出、才能出眾,被選為了副廠長,一年多后,他又被任命為廠長。
  “那個時候的改革力度、開放氛圍和用人的大膽程度,和革命年代相比都不遑多讓。革命年代,20歲左右的年輕人,擔任師長、軍長的不在少數,放到今天來看,是難以想象的。”回顧那次履新,胡季強感慨不已。
  和很多處于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過渡的集體所有制企業一樣,當時的云山制藥廠人心浮動、設備老舊、產品單一、利潤微薄,老員工上班懶懶散散,年輕員工則大多不安心工作。
  面對諸多困難,年輕的胡季強并沒有退縮,他大刀闊斧地實施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對內,打破了原先的“大鍋飯”和“鐵飯碗”制度,建立經濟責任制,實行按勞分配;對外,努力突破計劃時代的“包銷”制度,組建自己的銷售團隊,“走出去”開拓銷售渠道和產品市場。
  在胡季強的主持下,云山制藥廠在1985年研發出了一款新藥——前列康。這是世界上第一個以花粉為主要原料、治療前列腺疾病的藥品,一舉填補了國內前列腺藥品的市場空白。
  這款療效好、副作用小的產品一經推向市場,就大獲成功,當年即取得了8萬瓶的銷售業績。現如今,前列康仍是國內服務人群最多的前列腺疾病治療藥物。
  此前每況愈下的小藥廠,登上改革開放的列車,迎來了高速發展。1984年,云山制藥廠全年產值500多萬,利潤80多萬;而到了1987年,銷售額增長到了3000多萬,利潤達到500多萬。1987年-1989年,全廠的綜合經濟效益連續三年位列浙江省同行業第一名。
 
  三十而進擊
  再推新產品,總部遷至省城
  前列康的一炮而紅,讓云山制藥廠的面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胡季強并沒有安于現狀,坐享其成。相反,他加快了尋找新的增長極的步伐。
  1987年,胡季強熟識的一位專家前輩從德國訪學歸來后,給他打來電話,提供了一條信息:當時在歐洲,采用銀杏葉提取物制成、用于治療心腦血管疾病的植物藥非常暢銷,不過在當地,生產銀杏葉提取物的原料和人工成本都非常昂貴。
  具備敏銳市場直覺的胡季強頓時眼前一亮,“銀杏樹在中國種植比較廣,如果由生產植物藥起家的云山制藥廠來生產銀杏葉提取物,成本一定可以降到最低。”
  但在當時,國內藥企對提取物組分缺乏了解,也不具備提取技術。為了克服難關,胡季強特地跑到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找到了這方面的專家尋求幫助。
  1990年,經過攻關,云山制藥廠生產的銀杏葉提取物面世了,這是國內企業的突破。也是在這一年,“康恩貝”這個商號誕生了,蘭溪云山制藥廠更名為浙江康恩貝制藥公司。“昨天的云山制藥廠向你告別,今天的康恩貝向你走來”,這則別具一格的更名告示,一時廣為傳誦。
  之后,康恩貝又在1992年成功研發出了國內首個符合國際標準的現代植物藥——天保寧牌銀杏葉片。到了1995年,天保寧銷售額已經達到了8000萬左右,和前列康一同成為康恩貝熱銷至今的兩大拳頭產品。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康恩貝的發展進入了快車道,企業和產品接連收獲了一連串的國家級、省級榮譽,成為行業中的“明星企業”。對于企業的發展來說,人才、資金和市場是最關鍵的幾個要素,也正是從這一時期開始,企業急需的要素資源無法在蘭溪得到配置,胡季強逐漸感受到了來自地域空間限制的瓶頸。
  他回憶說:“當時我們在蘭溪一家銀行貸款50萬元,還要到金華去審批”。再加上縣級城市對于高層次人才缺乏吸引力,胡季強內心“走出去發展”的念頭越來越強烈。
  不過在中國,企業總部遷移一直是個諱莫如深的話題,無論是企業自身決策,還是地方政府審批,都是慎之又慎。“我當時提出,如果康恩貝將總部遷到杭州,生產制造中心仍然留在蘭溪,主要稅收也仍然繳在蘭溪,并且承諾未來幾年內,每年上繳稅收增長15%,沒有完成任務的部分,企業甚至愿意從利潤里倒扣。”胡季強說,他的想法在當時顯得大膽和冒險,因為消息一經傳出,一定會招來外界鋪天蓋地的質疑:康恩貝是不是覺得蘭溪不行了?
  最終,胡季強收獲了一個讓人驚喜的結局:蘭溪縣的領導研究后認為,企業走出去謀求更大的發展,從長期來看對蘭溪是有利的。蘭溪縣時任主要領導還在制藥廠召開了一次現場辦公會聽取意見,做出了支持康恩貝搬遷總部的決定。1994年5月,浙江康恩貝集團有限公司在杭州成立,成為了浙江省首家將總部遷址杭州的地方企業。
  “直到今天我仍然想為當時蘭溪縣的主要領導點贊,只有真正有擔當、有遠見的領導才敢于做出這樣的決策,這個決定也為康恩貝之后二十多年的發展奠定了基礎。”胡季強說。
 
  四十懷天下
  企業上市,追趕世界級藥企
  從縣城蘭溪來到省會杭州,胡季強的視野和格局一下子打開了。“1993年的時候康恩貝的營收還只有6000多萬元,到2003年整個康恩貝加起來差不多有6億多元。”胡季強說。
  2004年4月,在總部搬遷后的第10個年頭,康恩貝迎來了發展歷程中又一個里程碑,公司股票正式在上海證交所掛牌交易(代碼:600572)。
  胡季強說,作為一家以現代植物藥為核心的藥企,康恩貝在上市之前側重于內生增長,而在上市之后,發展模式轉變為了“內生增長+外延并購”雙輪驅動。
  “做企業就應該合理地應用杠桿,通過整合內外部資源,補強短板。”他表示,康恩貝上市至今的近15年中,做了10多次并購,即使股市低迷,企業的營業規模、資本價值仍實現10多倍的增長。
  “資本市場給我們帶來的不僅僅是資金,還有行業資源、規范治理、國際視野,讓我們有了追趕世界級醫藥公司的底氣。”胡季強說。
  胡季強說,中國的經濟總量已位居世界第二,同時是全球第二大醫藥市場,但是中國沒有一家醫藥企業進入世界處方藥企50強,也沒有一個藥品進入世界藥物銷售100強,每每看到這樣的數據,他就會感覺非常痛心,也深深自責。但胡季強同時認為,這也意味著巨大的機會,“未來的幾年,我們將做一些取舍,真正聚焦自己擅長的植物藥領域,爭取做成一家千億級的公司,康恩貝上市公司2017年銷售額只有50多億元,這意味著我們要在這個基礎上增長20倍。”
  “雖然難度不小,但我這個已過中年的人既然明確了方向,完全可以開啟自己更加精彩的人生下半場。”胡季強如是說。
 
  五十再立志
  潛心陽明心學,為人類健康獻至誠至愛
  去年12月,康恩貝搬入了位于濱江區濱康路的新樓——康恩貝中心。在這幢乳白色蜂巢造型建筑的前廣場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座明代思想家、哲學家王陽明的銅像。不僅如此,在這幢大樓內部,還專門辟出一個樓層,建立了康恩貝“致良知”四合院,用于研習包括陽明心學在內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探討新時代下的商業文明之道。
  事實上,從上世紀90年代起,康恩貝就把“為人類健康獻至誠至愛”作為企業宗旨,近30年來,這句話貫穿康恩貝發展的每一個階段,滲入到了每一名員工的價值觀中。“制藥是一個高危行業,要有一顆善心和敬畏之心,用一顆對待父母和兄弟姐妹的心對待消費者,有個說法叫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所以我們一直倡導做好人,做好藥,做好人是做好藥的前提。”
  在康恩貝,有一本特殊的日記本,記錄了2003年“非典”期間,康恩貝上下一心擔當、落實抗“非典”藥品生產、捐贈的全過程。從這場波及全國的大疫情暴發之始,胡季強就率領全體員工打響了抗擊“非典”的攻堅戰,科研人員晝夜研發,產業工人加班趕制,采購部門緊急調購藥材,在衛生部公布權威配方之后的第三天,康恩貝生產的預防“非典”湯劑就大批量供應市場。整個“非典”期間 ,康恩貝向各地捐贈的非典防治專用藥品、消毒清潔用品以及現金累計價值1800萬元。
  2008年5月,一場突如其來的汶川大地震,讓山河嗚咽大地含悲,康恩貝又第一時間站出來,緊急安排旗下的各家藥企調撥藥品支援汶川災區。而在后方,胡季強親自帶頭組織員工捐款,康恩貝向災區捐贈現金和藥品價值共計4000多萬元。胡季強說:“這場特殊的戰斗,不僅是對企業社會責任,更是對企業家精神的考量。”
  胡季強對于王陽明的敬仰和推崇由來已久。他從2015年10月開始系統地學習陽明心學,在研讀了王陽明的《傳習錄》等書籍后認為,不僅有必要重新理解“立志”,而且應該重新立志。
  500多年前,王陽明龍場悟道后,在龍岡書院向學生們提出了“立志、勤學、改過、責善”的四事教條,規勸教導學生成圣成賢,并且把“立志”放在了四事之首。
  王陽明的教誨引發了胡季強的思考,“過去我們把成名、成家、做大官或者做大企業當成了立志,其實,這些只不過是人生階段性的成就,是通過立志、勤學、改過、責善的功夫,一步一步去達成的績效。而只有立下成就他人、利益社會的高遠志向,才是種下了人生之根,才能在未來的人生道路上,時時處處以圣賢為榜樣,戒慎恐懼,提升自己的心性和境界,開發自己的良知良能,拓展事業,成就精彩的人生。”
  胡季強說,他在治理企業的這30多年中,有過輝煌,也有過彷徨;走過坦途,也繞過彎路。開始學習陽明心學之后,他專程赴貴州修文縣龍場,在王陽明悟道之地佇立良久,豁然開朗,明白了他此生最大的責任和使命,是與這個偉大的時代同頻共振,做人民生命健康的忠誠衛士,讓中華醫藥放大光明于世界!
【特別聲明:部分文字及圖片來源于網絡,僅供學習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業用途,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臺贊同其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權或來源標注有誤,請及時和我們取得聯系,我們將迅速處理,謝謝!】

相關閱讀

最新頭條

? 特码记录